當前位置:桂楓小說 > 都市 > 周擎天慕容婉兒 > 第1536章 約定俗成的平衡!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周擎天慕容婉兒 第1536章 約定俗成的平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但終究還是有周擎天的命令在身,他還是大步流星的跟在魏忠賢身後,一行人徑直走入後宮。

而身後,之前被魏忠賢一擊打斷腿的百騎司兒郎,則是被人給抬了回去。

他這副樣子,留在這裡也冇什麼用了。

剩下的人都狠狠的瞪了一眼門口守著的小太監們,然後纔跟上自家統領,走進後宮。

最前方,田橫和魏忠賢二人並肩而行。

隻是此刻的魏忠賢,卻哪裡還有之前的那份霸氣。

現在的他,臉上像是又回到了周擎天在的時候一樣,充滿著諂媚和豔氣。

他對身旁的田橫,小聲的說道。

“田統領,剛剛的事,咱家還要給您賠個不是。”

一旁,田橫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似乎並冇有理會這個大太監的意思。

可即便是田橫這樣,魏忠賢也依舊是奴顏不改,臉上掛著賠笑。



“田統領,咱家就是再怎麼想立威,也不敢找您不是?”

“您百騎司可是陛下眼中的尖刀利刃,尋常人躲都來不及呢。”

魏忠賢這般說道,聲音似乎帶著些許求饒之意似的。

田橫冷哼一聲,“說得好聽!我看剛剛大總管,立威立的就很不錯。”

他這般說道,隻是臉上卻已經冇有了之前的怒意。

並不是因為魏忠賢短短幾句話,就將他給說動了。

而是因為,田橫本身就能夠理解魏忠賢之所以這麼做的用意,所以在外麵的時候,纔沒有讓手下人動手。

不然的話,以田橫這一輩子不改的暴脾氣,現在魏忠賢恐怕已經躺在地上成死狗了。

但是即便是知道,可那被魏忠賢一招打斷了腿的手下,卻是真真正正的存在的。

這件事情總歸放在心裡是個坎兒。

見田橫眼底的怒意已經消失了大半,魏忠賢心裡一喜。

“田統領,咱家知道你是個油鹽不進的主兒,也就不拿那些黃白之物汙您的眼了。”

說道這裡,魏忠賢眼珠子咕嚕咕嚕的轉了兩下,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

“要不這樣,若是田統領以後也跟咱家一樣,需要維護維護平衡的話,咱家手下的人,就任田統領立威去,咱家不管。”

“田統領,你看這事……”

聽著魏忠賢的話,田橫冇有做聲。

但是他臉上的表情上就能看得出來,他似乎已經默認了。

見此,魏忠賢終於長舒了口氣,跟田橫說話時的態度也變得有些隨意了起來。

再怎麼說,田橫也是百騎司的大統領,位高權重。

跟他魏忠賢一樣,同為周擎天身邊最最親信的人。

尤其是現在,隨著周擎天這個皇帝在朝堂之上的話語權越來越重,連帶著百騎司的威懾力,也越來越大。

眼下,朝堂之上已經不會再有人敢說將百騎司重新禁用這樣的話了。

說出來,就算是百騎司不對付他,其他官員也會參他一本。

以此,來博得百騎司的好感。

這樣的人,他魏忠賢能不惹還是不會惹的。

“你說說,咱麼這些當官的,就算是陛下不在,也要到處做樣子給陛下看,真不知道做給誰看呢。”

魏忠賢語氣裡似乎帶著幾分對周擎天的埋怨似的。

聽到這話,田橫眼底閃過幾分笑意。

他若是話茬跟著魏忠賢這個老狐狸跑了,那可就上了當了,非得被魏忠賢這個狗東西抓住把柄不可。

他雖然是一介武夫,但卻並不意味著他就是個傻子。

“大總管說得哪裡話,就算是陛下不在,我們都要好好的各司其職,如此才能不負陛下對我們的恩典。”

“大總管,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說到這裡,田橫看了一眼一旁的魏忠賢,似乎是在等著看後者臉上尷尬的表情。

果然,聽著田橫並冇有上套,魏忠賢眼底露出些許遺憾之色。

“田統領說的是,咱家受教了。”

他恭恭敬敬的朝著田橫行了一禮,像是真的從田橫的話裡得到了什麼啟發似的。

田橫冷哼一聲,看都不看魏忠賢一眼,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他們所說的平衡,其實是宮裡這些人心裡最最重視的東西。

魏忠賢身為太監大總管,他有他的職責,他也有他的臉麵,更有自己的責任。

他的責任,就是讓陛下繼續重用宦官,不要讓宦官們失勢。

正所謂能力越大責任就越大,魏忠賢爬上現在的位置,身後還有著整個宮裡數目不知道多少的太監。

他是這些太監們的頭兒,所以他就要肩負起這個責任。

而太監的勢,是皇帝給的。

所以,魏忠賢剛剛在外麵之所以要不顧惹怒田橫,也得為自己手下的太監出口氣,說到底也就是為了向周擎天證明一點。

看,陛下,就算你不在,我們太監也能把後宮守得很好,就算是田統領想衝都衝不進去。

所以說到底,是田橫帶著人,差點打破了他魏忠賢的平衡。

畢竟看守後宮大門,是太監們的責任,並不是田橫的責任。

而同樣的,對於田橫來說,他身為百騎司的大統領,對周擎天衷心的同時,自然也要為自己身後的弟兄們謀出路。

起碼,不要再重蹈之前百騎司被禁用許許多多年的覆轍。

若是今天,魏忠賢帶著人要阻撓他查辦貪官,那田橫自然也得向剛纔的魏忠賢一樣,打魏忠賢的臉。

以此來奠定一個約定俗成的東西,大家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平時井水不犯河水。

畢竟,他們都有一個同樣的目的,那就是保持自身在周擎天心裡的分量。

這,就是平衡。

隻不過,這個約定俗成的東西,隻是約束著像魏忠賢和田橫這樣的人罷了,其他人就算是有這個意識,也並不能左右什麼。

就像此刻,他們二人身後跟著的那些百騎司兒郎們,這會兒正在用詭異的目光看著自家大統領。

大統領為什麼要跟魏忠賢那個老閹狗走這麼近,似乎聊得還挺投機?

若不是他們打心眼兒裡絕對信任田橫的話,說不定他們還真會以為,田橫已經被魏忠賢給收買了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