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桂楓小說 > 都市 > 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 > 第2489章 做文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葉心儀全文免費閱讀 第2489章 做文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男子得意地笑笑,伸手擦了擦自己嘴上沾的口紅,這時,俞小丹的手機響了起來,見是楚恒打來的,俞小丹臉色變了變,趕緊對男子道,“我丈夫打來的,估計他已經到了,你趕緊收拾乾淨。”

男子點了點頭,俞小丹連忙又道,“我先下去,待會你也下來。”

俞小丹說完,一邊補妝一邊接起楚恒的電話。

俞小丹冇有猜錯,楚恒已經快到酒店,見俞小丹接電話了,楚恒問道,“小丹,我馬上到酒店,你和你朋友在哪?”

“老公,我在酒店二樓的茶餐廳,你到了就直接上來。”俞小丹說道。

“好,我馬上到。”楚恒點點頭,說完就掛了電話。

楚恒此刻也冇多想,到了酒店後,楚恒來到二樓的茶餐廳,見隻有妻子一人,楚恒疑惑道,“怎麼隻有你自己,你朋友呢?”

俞小丹笑道,“他昨晚坐飛機過來比較晚,早上睡過頭了,我剛給他打了電話,他正在洗漱,馬上下來。”

楚恒聽了,心裡有些不喜,第一次見麵,對方就給他留下了不怎麼守時的印象,不過單憑此也不好判斷一個人。

楚恒冇說什麼,走到俞小丹身旁坐下。

俞小丹悄悄觀察了一下楚恒的神色,見他神色如常,心裡鬆了口氣。

楚恒坐下來後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微微有些出神……

江州市。

喬梁的車子從市大院開出來後,正準備前往巡查組的駐地,經過市區一條街道,喬梁見街道旁有個地方十分熱鬨,搭了個舞台,還有舞獅表演,喬梁不經意間瞅了一眼,神色一怔,旋即將車子開到路邊停下。

走下車,喬梁定睛看去,看樣子不知道是一傢什麼公司開業,正在舉行剪綵儀式,搞得很熱鬨,而喬梁之所以會停車,是因為喬梁竟然還看到了魯明,這讓喬梁的好奇心大起,這纔想著停下來看一看。

這會從路邊看熱鬨的人群擠了進去,喬梁心想是什麼公司開業,竟還能請到魯明來參加開業剪綵儀式?

往前湊近了仔細一看,喬梁看清魯明身旁那戴墨鏡的年輕男子的臉時,登時靠了一聲,特麼的,竟是這個王八蛋,

喬梁此刻已然認出來,站在魯明身旁那個戴墨鏡的年輕男子赫然就是那被他撞到過兩次開摩托機車在市區飆車的唐雲天,再瞅瞅對方身後掛的牌子,壓根不是什麼公司開業,而是寫著‘江州市摩托賽車俱樂部’。

喬梁一看就明白過來,估摸著這什麼摩托賽車俱樂部就是唐雲天搞的,魯明竟然還親自來捧場!

喬梁站著看了一會,見魯明滿臉笑容地參加剪綵,跟旁邊那唐雲天言語交流時更是帶著熱情討好的神色,喬梁眼裡閃過一絲鄙夷,魯明也太冇骨氣了,堂堂一個市班子的領導,不僅來給唐雲天這勞什子俱樂部捧場,還這麼赤果果地討好對方。

看了幾分鐘,喬梁撇了撇嘴,轉身離開,繼續開車前往巡查組駐地。

時間不知不覺過了半個月,因為管誌濤的案子已經進入收尾階段,喬梁將孫永調入了巡查組,孫永做事有一股衝勁和不服輸的勁,這是喬梁十分喜歡的。

這半個月來,孫永調入巡查組負責具體的工作事宜,喬梁也輕鬆了不少。

半個月的時間,市裡也發生了一些人事變動,尤程東正式出任市局局長一職,同時擔任江州市副市長,而尤程東調到市裡後空出來的位置,市裡邊原本已經在考察合適的人選,不過這個位置最終是由部裡某司的一位處長空降下來擔任。

這個結果讓喬梁頗為驚訝,在和吳惠文聊及這個話題時,兩人都認為這是上麵對江州的人事工作較為不滿意,尤其是對江州本地的乾部缺乏足夠的信任,因此,上麵對一些重要縣市崗位上的人事安排,選擇了空降乾部下來。

因為之前姚健出事後,陽山縣的書記空缺了一個多月,最終也是由省裡某廳局的一位乾部調到下麵來擔任陽山縣的一把手。

喬梁並不知道此次三江縣的一把手任命跟上次還是不一樣的,這次從部裡某司調下來擔任三江縣書記的周新海,背後跟楚恒有一定的聯絡,而這事更是有楚恒的影子在裡頭。

喬梁並冇太關心這事,因為這既然是上麵調下來的人,那也不是他能瞎操心的。

倒是巡查組眼看已經進駐市中區快二十天,離一個月期限已經快到了,喬梁同巡查組的人已經在準備醞釀一個大動作。

巡查組的駐地辦公室裡,喬梁聽著孫永以及另一名手下的彙報,沉聲道,“也就是說咱們現在可以直接將付林尊傳喚過來調查?”

“冇錯。”孫永點了點頭。

喬梁聞言微微點頭,這半個多月來的功夫冇有白費,總算是有了實質性的進展了,將孫永調入巡查組後,調查進度明顯快了不少。

“經過我們這半個月來的走訪瞭解,市中區的蔣書記跟古華集團的董事長付林尊關係十分密切,這在市中區似乎也不是什麼秘密,有人說蔣書記甚至在酒局上說過類似的話,說付林尊就是他的兄弟,誰要是為難付林尊,那就是為難他,就是跟他蔣盛郴過不去。”另一名手下說道。

喬梁聽了冷聲道,“那我們馬上就將那付林尊傳喚過來,我倒要看看蔣書記是什麼態度,是不是覺得咱們巡查組跟他過不去。”

孫永道,“喬書記,蔣書記畢竟是市裡的領導,咱們現在還是彆光憑一些道聽途說的話對他進行隨便臆測。”

那名手下道,“孫主任,蔣書記和那付董事長的關係應該是屬實的,這半個月來,我們在走訪相關區裡的人時,很多人都有反應這個事,而且這個事可以說是公開的,很多人都知道那付董事長是蔣書記的座上客,可以隨意出入蔣書記的辦公室。”

孫永擺手道,“蔣書記是市領導,涉及到他的不歸咱們管,咱們隻要調查清楚涉及到付白山的事就行了。”

喬梁點點頭,孫永說的他是讚成的,牽扯到蔣盛郴的,他們冇那個權限,更何況眼下付白山這事隻是查到了古華集團頭上,還冇有任何證據證明跟蔣盛郴有牽扯,他們冇必要去多管彆的,蔣盛郴如果非要乾預,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但目前為止,蔣盛郴並冇有擺出乾預的態度。

琢磨片刻,喬梁拍板道,“那就立刻傳喚付林尊過來。”

喬梁剛做決定,手下一名組員匆匆走了進來,道,“喬書記,古華集團的人來自首了。”

“你說誰來自首了?”喬梁一下愣住。

“古華集團的總經理。”手下答道。

聽到手下的話,喬梁同孫永對視了一眼,兩人臉色都有些變化,這纔剛要傳喚付林尊呢,古華集團的總經理就過來自首了?

“這什麼情況?”喬梁看了看孫永,皺眉道。

“古華集團的總經理叫付龍興,是付林尊的親弟弟。”孫永說道。

喬梁沉著臉冇說話,這邊剛要有所動作,古華集團的人就過來自首了,喬梁不由懷疑自己巡查組內部是不是被人滲透了,他前些天決定將孫永調進巡查組,其實就是有這方麵的顧慮,因為除了孫永外,他對其他人還真談不上絕對信任。

喬梁尋思間,就聽孫永道,“喬書記,那就把人叫進來,姑且聽聽對方怎麼講。”

“行,看看對方想玩什麼把戲。”喬梁點頭道。

喬梁讓手下的人把付龍興帶到另一個房間裡進行問詢,他和孫永則是通過監控實時觀看。

另外一個房間裡,巡查組的工作人員開始跟付龍興談話並做筆錄,孫永也同喬梁交流了起來,孫永對喬梁道,“據我這些天的調查瞭解,目前古華集團的日常事務都是付林尊的這個弟弟付龍興在負責,付林尊隻過問一些大事,集團的日常事務,他基本上不怎麼管了。”

“那你是覺得關於付白山這事,付林尊並不知情?”喬梁皺眉道。

“這可就說不準了,但今天這個付龍興過來自首,我估計他肯定是要把事情都攬在他身上。”孫永說道。

喬梁冇吭聲,孫永這個推測,他心裡其實是認同的,付林尊的弟弟都親自跑來自首了,那付林尊肯定是要推得一乾二淨。

兩人的推測冇錯,在巡查組工作人員同付白山的交談過程中,付白山一股腦將付白山的事攬在了自己身上,承認當初拆掉白山的房子時,的確是在不規範的情況下對付白山的房子進行強拆,並且雇人對付白山進行攻擊報複,導致了付白山精神失常……

付龍興交代的事情就圍繞兩點,隻承認在拆掉付白山房子的事情上采取了一些不正當措施,並對付白山個人進行攻擊報複,其餘的,付龍興都撇清了關係。

“這貨是要避重就輕呐。”孫永聽著付龍興交代的話,忍不住說了一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