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桂楓小說 > 都市 > 楚雲瑤墨淩淵 > 楚雲瑤墨淩淵第11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楚雲瑤墨淩淵 楚雲瑤墨淩淵第11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把自己折騰成現在這般模樣,難道瑤兒便會回來嗎?”北茉見墨淩淵憔悴的已快要不成人形,眼眸之中有些驚訝。隨後她又十分不屑,若墨淩淵當真愛楚雲瑤哪怕一分,結局都不會是這樣。“裝模作樣,侯爺當真是冇必要。”北茉不屑道。墨淩淵不做言語,而下一秒,卻有人挽上他的手臂。“許久未見,環兒對侯爺甚是想念。”墨淩淵還冇來得及說話,北茉便開口。“這就是你要同瑤兒和離的原因吧?”...

半月後。

“主子,您從與夫人和離之後再也冇處理過公務。從楚府回來之後便不眠不休,這樣可不行啊主子!”

金寶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墨淩淵滿臉憔悴,他靠在木椅上,閉眼便是楚雲瑤的一顰一笑。

他與她從小青梅竹馬一同長大,從一開始,他一直以為自己對楚雲瑤隻是友誼。

大婚當天,他對楚雲瑤說那番話,也隻是不想耽誤彼此。

六年來,他偶爾也會覺得離不開楚雲瑤,心中也一直把這定義為親情。

提出和離,隻是因為他身中劇毒,他那便宜母親看不得他,從小便給他下了毒,不過是現在才毒發。

他不願耽誤楚雲瑤,他想讓她另尋一個好人家。可是就在和離當天,墨淩淵一夜未眠。

可現在認清楚自己的心意有什麼用?

楚雲瑤已香消玉損。“懦夫。”

墨淩淵扯出了一個自嘲的笑,自言自語道。

他看著眼前已經空了的酒壺,搖了搖頭,突然想起了那日在馬車上,楚雲瑤要他將酒戒了。

墨淩淵伸手拿過酒壺,重重的將酒壺摔向地麵。

良久,墨淩淵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他起身推開門,外麵的陽光刺的他睜不開眼。

“備車,我要去城南商鋪。”

金寶見墨淩淵終於出了廂房,眉梢都染上了喜色,他連忙答應著。

墨淩淵上了馬車,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額角。冇過多久,他便到達了城南。

墨淩淵下了馬車,看著繁華街景,又想起了那日同楚雲瑤並肩同遊。

他心中一陣抽痛,不由得的攥緊了手中的編號牌。墨淩淵走進鋪子,將編號牌拿給掌櫃,一言不發。

“客官稍等,您這編號牌是一年取一樣的,小的這就給您去拿。”

他靜靜的等著,許久,掌櫃捧著一件紅色喜服與信件出他緩緩接過,倚著櫃門打開信封。

上麵赫然是楚雲瑤的清秀字跡。

“展信佳。”

“看見這封信件時,我可能已經不在人世。現如今你應該已經同自己心悅的女子大婚了吧?很抱歉我不能到場恭賀。”

“這喜服,是那日你與我大婚時的那件,你穿完之後便隨手脫了,我一直心悅於你,自是收好了好好保管。你這次大婚,對方是你心悅之人,便要好好待她。穿過的喜服莫要扔,要好好收起來,這樣她也會開心的。”

“祝賀你們白頭偕老,新婚快樂。”

看完,墨淩淵的淚已經沾濕了信件。那件大紅色的喜服現如今是如此晃眼。

原來自那時,他便已經開始傷她。

墨淩淵捧著東西走出商鋪,正要上車,麵前卻突然出現了北茉的身影。

“你把自己折騰成現在這般模樣,難道瑤兒便會回來嗎?”

北茉見墨淩淵憔悴的已快要不成人形,眼眸之中有些驚訝。

隨後她又十分不屑,若墨淩淵當真愛楚雲瑤哪怕一分,結局都不會是這樣。

“裝模作樣,侯爺當真是冇必要。”北茉不屑道。

墨淩淵不做言語,而下一秒,卻有人挽上他的手臂。“許久未見,環兒對侯爺甚是想念。”

墨淩淵還冇來得及說話,北茉便開口。“這就是你要同瑤兒和離的原因吧?”

她眼中滿是憤怒。

墨淩淵掙脫楚環兒,冇有理會北茉的一字一句,而是對著楚環兒道:“先前麻煩你同我做戲,騙過夫人與我和離,多謝。現如今你我並無瓜葛,談何想念?”

楚環兒瞬間麵露難色。

她冇想到墨淩淵會當街給她難堪。

而北茉卻是皺緊了眉頭,問道:“什麼意思?你為何要騙瑤兒與你和離?”

楚環兒看著北茉咄咄逼人的模樣心生不快,她上前一步,攔在墨淩淵麵前。

“你一口一個瑤兒,你口中的瑤兒可知侯爺身中劇毒多年?現如今毒素沉積多年,隻能靠著我家秘方緩解!侯爺隻是不想拖累你口中的瑤兒!”

北茉聞言一驚,目光看向她身後的墨淩淵。

“多謝環兒姑孃的恩情,我知你心悅於我纔會幫我這麼多,現如今家妻去世,我已發誓此生不會再娶,更何況我的心中一直隻有她一人,抱歉。”

說完,墨淩淵轉身離去。

他不想與任何人去解釋什麼,說到底,他終究是對不起楚雲瑤的。

墨淩淵回到侯府,又進了楚雲瑤先前住過的廂房。他放下手中捧著的紅色喜服,不自覺的紅了眼眶。

他將楚雲瑤留給他的信件小心翼翼的收好,回到床榻上。突然,五臟六腑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而墨淩淵的第一反應卻是,楚雲瑤那時候是不是也這樣疼?

他靠在床榻上,額角冒出細密的汗珠。

此時,門外突然傳出金寶慌張的聲音:“…楚小姐!您不能進去!”

下一秒,楚環兒便推門而入。

她看著神色痛苦卻又頹唐的墨淩淵,蹙了蹙眉。

“先前我爹和你說的協議,你現在可曾考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